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翦雯

沐浴在春风里的一朵云彩

 
 
 

日志

 
 

唐冠螺(收藏)  

2010-06-06 21:10:00|  分类: 文海拾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的海洋浩瀚无垠,我是在海边玩耍的小小凡人,赤足踏沙,无意中发现冲上岸来的精美螺贝,赞叹它的美丽纹路,甚是喜爱、倾慕,收集珍藏于自己的空间中欣赏拜读。

唐冠螺(收藏) - 翦雯 - 翦雯

 

唐冠螺(收藏) - 翦雯 - 翦雯

 《十年》(《诺》续)

作者:酸李子

他的网名叫扬清风,已开博三年多。有一天,有位叫“颜若”的女孩跑进了他的后花园,在他相册的国画里写下一句很调皮的评论:这画卖么,多少钱?“卖,一分钱!”颜若咯咯地笑,她发出邀请,两人正式成为博友。

扬清风擅长不理人家,不管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是天使还是恐龙,他总是一副冷眼观人生的态度。

半年的时间里,两人一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很规矩地遵守着博客里的规则,你看我的博文,我回看你的博文,你评了我的,我回礼又评了你的。对于扬清风的过去,颜若无暇顾及,所以,扬清风过去的文字,颜若一字未看。

这天颜若正逢牙痛,浑身不自在。无所事事,便在网易闲逛。谁知这无心插柳,却插出了一段冤缘。

颜若深深地被扬清风的文字吸引了。那是一篇篇热情才华洋溢的文章,且不说文章里的起承转合的行云流水,颜若被文章里所彰显出来的人品和性情深深地吸引着。

他睿智、稳重、语言犀利又似水流畅温柔,晓谙音乐,又懂绘画。他是一个有着许多故事许多过去的人,可对爱情始终保持一颗朝圣的敬仰。

颜若一头栽了进去,不能自已。她把扬清风所有的文章都进行校对排版编辑,一一打印下来。放在床头,睡前就翻阅一下。那些豪气冲天、气势磅礴又古香古色、真实可见的文字好像有了魔力一样让颜若毫无反抗之力地陷了进去。

颜若郁郁寡欢,“扬清风”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颜若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小若,有什么心事你可要说出来啊,别闷在心里!”颜若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说来也稀奇,那天她的心跳已成一条直线,以为已无力回天,没想到,后来她又活了过来。颜若算死过一回了,所以她倍加珍惜现在的生活,也感激父母的恩情。

再活过来的颜若好像变了一个人,原来的她性情急躁,做事雷厉风行,总是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现在她的言谈或举止都能让人感觉到温文尔雅的美丽和魅力。手术后,就没见过她发任何脾气,对父母十分谦恭,对同事同学都是那么大度宽容。医生说,这种变化很正常,主要是心脏的各项功能都完善了,供血也很畅通,所以心情也就开朗平和了。但是还得注意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时,要注意开导,不要太过抑郁了……

医生的话,颜若的父母一直谨记着。所以女儿将近三十,还在寻寻觅觅中,他们也不急得催她婚嫁。

颜若有意无意地找着扬清风说话。经过多次的交谈,他们慢慢地成为好朋友。她知道扬清风大她十几岁后,就开始喊他哥。他也大大咧咧地应了下来。后来又了解到扬清风结过一次婚,几年之后因性格不合就平静地分开了。他一直守望着那份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

两人就这么不愠不火地交往着。但颜若内心翻腾,无数次,她想告诉扬清风她内心的想法,但因矜持又屡次忍了下来。上班下班的路上,她轻轻地哼着调儿: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沉没在心底……晚上,她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博客里转悠。

二.

他们在网络上的每次相遇都很不容易,扬清风有着自己的事业,他无休止地加班无休止地出差无休止地开会,许多时候她只有无尽地等待。而且,颜若约了,但扬清风不一定能如约而至,更可恨的是,他事先并不告诉她到底他来不来。后来颜若就不再约了,就傻等,但一次又一次地失落。这样的爱情太苦楚……也许这还不能算是爱情的吧,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两情相悦心心相印的。可是,这样单相思却是爱情历程中最凄美的境界——把一个人塞满在心的容器里,夜夜思念,唯恐对方知道后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又急切地希望对方能够明白自己这份真情实意,渴望寻求思念的依托。

颜若总在猜测,他到底知道自己的想法吗?他对我的感情又是怎么样的?真的是兄妹情么?

有一次扬清风要出差,临行前发了短信告知颜若。

“我明天去乡下开会,关于赈灾活动的会议。”

“要去多少天?”

“一个星期。小外甥女一听,立马大哭,呵呵!”

“唉,别说小女孩不舍得,大女孩也不习惯啊!”

“呵呵!”

“路上小心!保重身体!”

“好,听你的!”

许多时候,扬清风惜字如金,当那些温情的字眼落入颜若的眼帘时,她便反复回味。“好,听你的!”这简短的一句话,它可以让颜若乐上好几天。扬清风出差的那几天,颜若会有种淡淡的失落感,仿佛原来扬清风是守在她身边的,一时间内离开了。可是,从来,扬清风就没有和颜若一起过。可是,颜若还是自虐地遁入这种错觉中。

更多时候,扬清风总把自己藏得很深很深,谁都捉摸不透他的真实想法。许多时候,他一个“呵呵”的回复就投了过来,再没有只言片语。颜若急了的时候,真想立刻飞到他的身边……

母亲节到了,颜若提醒他要陪陪老太太,弥补平日里的空白。他发信息过了:呵呵,正陪着她吃饭呢!颜若也一个笑脸过去:呵呵,我也是!

晚上回到家,就看到扬清风在QQ上给她的留言:

一年春事,桃花红了谁

一眼回眸,尘缘遇了谁

一点灵犀,真情赠了谁

一把花锄,洒泪埋了谁

一扇南窗,抚琴怀了谁

一叶兰舟,烟波别了谁

一句珍重,天涯送了谁

一番萧索,鱼书寄了谁

一帘幽梦,凭栏念了谁

一夕霜风,雪雨遣了谁

一街暗香,阑珊寻了谁

一怀愁绪,红尘逝了谁

一江明月,回首少了谁

一杯浊酒,相逢醉了谁

一场消黯,凝眸忆了谁

一夜良辰,虚设伤了谁

一声横笛,空楼锁了谁

一场别离,红颜瘦了谁

一阶苔青,幽阁走了谁

一段新愁,离怀苦了谁

一声低唱,才情痴了谁

一曲新词,暧昧撩了谁

一种相思,闲愁予了谁

一世浮沉,轻狂负了谁

我是谁,你是谁?

 

最后又是一个龇牙大笑的图像。

颜若看得都快掉泪了,这明明在说自己。她知道原著的后面还有一句感慨:“那曾少不更事,取笑这尘世的爱恨纠葛不过无病纠缠一场,而今身临其境,方知个中滋味。原来,酸甜苦辣皆是真!”

颜若又陷入了思索和困惑,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在表面心迹吗?不像的,不像的,他一直把自己当做妹妹。如果也是爱情的感觉,那扬清风会时刻把自己放在心里,而不是给自己若即若离的伤感的。她想了一会,便回复:我是颜若,你是扬清风。

也许她应该在这句话的后面再补充一句:在网络的世界,你我是永没有交集地两条平行线。

她不敢正视这个问题,她无意识地逃避着,可是她却明确地告诉扬清风:你是在逃避一些问题。

扬清风一如既往地回复:呵呵!

颜若对扬清风的依赖一天浓比一天,她感觉到如果不要一个说法,她这种无休止的折磨会完全扰乱她的正常工作,“我快疯了……”

 

颜若在酝酿着酝酿着……

 

有一天,扬清风告诉颜若,他要出差到重庆谈业务,三四天的时间。结果三四天的时间过去了,颜若几个信息几个电话过去,杳无音信。她着急了,她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重庆靠着四川靠着云南,而这两个地方都曾经地震过。

 

“我已安全回到家中,老妹!”夜里十点,她收到他报平安的信息。

颜若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来。

她终于决定赴一场爱情的宴会。她穿着蓝色吊带长裙,长至脚踝,长裙以白色为底色,上面洒满了各种不规则的颜色,以深浅不一的蓝色为主色调,还有黄色粉色的大花,像一只美丽的孔雀。盘发,侧边别上一只蝴蝶发夹;淡妆,打上浅浅的晒红和粉粉的口红。清丽自然。

三.

扬清风的卧室。

一张一米八的床,床上只有一个枕头,一层薄薄的绿色花被。两张办公桌,一大一小。大的办公桌在书柜的旁边,桌上摆满了杂乱无章的书籍,是书法章法和写意国画相关的资料。有一个椭圆形的梅花瓷,颜若知道这是用来洗笔的;还有一方砚台,上面的墨水已干,有层乌黑发亮反光的墨膜;小办公桌上放着一台液晶显示器,左边是一小束绿色植物,是绿萝吧!右边是一张照片,颜若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自己的照片,笑意盈盈,一袭碎花长裙,赤脚站在瀑布下。

只一张照片,颜若就明白了一切——扬清风的心里有她。可是,他为什么总是逃避呢?

她伫立在书柜旁,满满的一书柜,除此,每个角落里还有些散落的书,桌上,床边,可谓是汗牛充栋了吧,难怪那么博学多才。

她随手翻了翻桌上的画稿,有一首用行书题的绝句:

何时倚窗促膝谈

楚山桃花殷一片

芬芳闻赋香远延

怎堪回首一世间

看着看着,颜若的眼睛就红了……

这时,房门叽歪一声就被打开了。颜若心里一阵乱跳。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扬清风。他歪头用毛巾摩擦着头发,像是刚洗了澡。颜若开口轻声说:哥……扬清风循着声音抬头看着颜若,他愣了几秒,才问:你是谁?也许他真的始料未及的吧。“我是颜若……”扬清风笑着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肯定是在做梦!

颜若突然想不出什么理由去和扬清风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里,于是她就顺水推舟说:是啊,是在梦里。

她问扬清风,“哥在梦里见过我么?”扬清风用手拨弄还很湿的头发,笑着说:“梦过,当然梦过,不过没这么漂亮!呵呵!”“是嘛!那哥梦见我的时候跟我说些什么呢?”“颜若,来,坐下吧!”扬清风拉过一张凳子,让颜若坐在画桌旁。

“颜若,你看看,这是写给你的诗。颜若,你肯定不知道我每天也在想着你……”

颜若听到他这么说,眼里便噙满了泪。颜若比扬清风更加明白思念是一把锐利的匕首,刺穿了血液奔腾的心脏,让整个人都失魂落魄了起来。

“可是,哥为什么总逃避我,对我总是那么冷漠!”

“颜若,你应该能理解的!我是结过婚的人了,而你还很青春,你和我在一起,这对你不公平,你应该也去找一个跟你同龄的有着共同追求的男人!”他牵着颜若的手,颜若在他面前果如像小女孩一样地娇弱,扬清风继续说着:“而且,你未必经历过许多感情的挫折和风波,我总担心这只是你一时兴起,有时,依赖只是一种习惯,并不是真正的感情。而对于我来说,表明了我的心迹,就意味着要承担那样的一份责任,我不怕责任,担心的只是你的生活将会被我全部打乱!”

 “颜若,你想我的时候你可以堂皇地告诉我,可我,却不敢说半句!你能理解那种痛苦吗?”

……

四.

一个没有接触过鸦片的人只是从理论上知道它的恶毒,而尝试过的人才真正明白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可是,有了第一次便会渴望第二次、第三次,永无止境,直至化成腐朽。和扬清风的见面,在颜若看来,和鸦片并无两样。如果从未谋面,只是永远地处于一种憧憬想象的状态,也许相见的欲望远没有见过再寻求下一次那么强烈。颜若无法阻挡那种势如破竹的冲击波。可是她不能总这样吧,这样的代价却是无法承受之重。

 

又一天,当她又忍受不了风情扬对她的一言不发和冷漠时,她终于忍不住又来到了扬清风的身边。

 

她到的时候,扬清风正弹着吉他。他大学时曾经组织了一个乐队,还到处表演过。曾经享受过台下粉丝高分贝的叫喊,他自己作词作曲——《放飞》

加速度追 在时钟停住的这一秒找到梦的入口

狂奔地冲 放飞自由

哪一条路 能够让我们抬头望见最美的天空

蓝天辽阔 放飞自由

整装行头 过去的失败又算什么

我的微笑 藏在风中

曾经的梦 我握紧它绝对不放手

我们去寻找自由

can you fiy with me fiy to sky

飞越过大海 朝向未来

can you fiy with me fiy to sky

伴随着爱 让未来充满期待

颜若在他身边轻轻地坐下来,扬清风好像心有灵犀一样,很自然地说:你来啦?呵呵,为什么我的梦这么真实?

 

说完,他又自顾自地弹起来:

 

听到这多情的老吉他
回忆着我们的那些话
走在那相逢的小路上
再一次爱着你拥着你
轻轻的吻你的发

这一段罗曼史
像一张褪色的老照片
重复着岁月成长
像个神秘的过客
她一路上轻轻唱
走向那海角天涯

    颜若知道这是吉他曲《爱的罗曼史》,颜若深情地看着他。

一曲终了,扬清风对颜若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就放下吉他拉起艳若的手往外跑。

海边,浩淼的海水呈现着深蓝,神秘悠远,海边的夜空也显得特别地浩瀚无垠,扬清风脱掉皮鞋,打着赤脚走在沙滩上,他怂恿颜若也这么做。他牵着颜若的手,紧紧地,夜很静,人无声。颜若心里美美的,她想,也许只有在梦里,扬清风才会这么豁然潇洒,她宁愿永远在扬清风的梦里。可是这对于颜若来说,是沉重代价的换取,她不可能永远都留在扬清风的身边,而扬清风却总以为这一切是梦境。梦里梦外的他态度却那么大相径庭。她真的无法忍受这样的冰与火……

“颜若,这个海,我小的时候就经常来这里玩耍的,周日的时候一大帮同学经常来游泳,有时还捉些小鱼,拿回家找个火炉子烤起来,那味道可香了!呵呵!”

“颜若,以前我是不相信爱情的,后来结婚了,又离婚了,这几年忙碌着事业,心很累,很想有个人可以牵挂,可以说说心里话。嗨,老了,反而幼稚了!好笑吧!?”

“怎么会呢!”

“我烦恼的时候会过来这边走走,看看大海,就觉得人很渺小,不应该总为生活中的烦心事而烦恼。呵呵,有时我还想,我也学舒淇把情诗塞在玻璃瓶里,让它飘过汪洋大海,看看我会和谁相遇!嘿嘿,这怎么可能的事!”

颜若笑笑,看着扬清风,欲言又止。

“哥,我有话跟你说。”

“嗯,我听着呢!”

“这样吧,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好嘞,那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他们在沙滩上坐了下来。

“有一个女孩她在外地学习,有一天她的妈妈生了急病,她心急如焚,无法短时间内赶回家。那天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衣柜前镜子旁站着一位披着长发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子,更神奇的是她还轻轻地拍动着她的翅膀,没错,那是她的翅膀,女孩想她可能是天使。天使说她来是提醒女孩有一项超能力,可以借它了心愿。就是想去哪里只要心中所想,就能到达目的地,不费吹灰之力不耗任何时间。但是,她将会以三年寿命作为代价。当女孩想要追问的时候,天使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片轻飘着的羽毛。她醒了,那片羽毛告诉她,这不是梦。于是她尝试了,结果如愿回到母亲的身边,看到了憔悴不堪极其虚弱的母亲。母亲的病痊愈后,女孩大病了一场。女孩相信了天使说的话。她决定不再轻易尝试这样的超能力,于是,她逐渐地忘了自己拥有这样一种神秘的力量。

后来女孩遇到了她美丽的爱情,那熟睡的记忆在某一个强烈思念的日子里,又复苏了过来。她又试了一次,又一次。每次回去都大病一场……

哥,这不是你的梦,这是现实。此次此刻,我真真切切地跟你坐一起。”

扬清风不相信,这简直就是神话故事!很传奇很凄美的故事,怎么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颜若把她的绿蓝相间的水晶从手腕了摘了下来,放在扬清风的手中。这可以证明这不是梦。说着话,颜若消失了……

“我相信这是真的。”扬清风给颜若信息。

    “颜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有这种奇怪的魔力?”

     颜若告诉他,那次心脏手术之后她就有了,她也不明白。不过她想起有一次她和爸妈去灵光寺坐禅吃斋时,那里的主持曾告诉她:她来人世也许是有一桩孽缘未了……她再问,主持笑而不谈,“色色空空,施主不必介怀,皆为轮回,都是解脱。”

我不知道这有没有关联,也许是他故弄玄虚。……哥,我不知该不该告诉你,……那次手术后,医生对我说,我只有15年的生命……”

扬清风惊愕,一时无语!他甚至恨起了自己。他的内心嘶吼着:“这不值得,颜若,我不值得你为了浪费了那六年的光阴!”

扬清风拿着那条水晶链,突然想到了,曾经的女猫小诺眼睛是一绿一蓝……他被自己吓了一跳,难道颜若就是小诺?而且她做手术的时间就是他和前妻柏飞结婚的日子,也就是小诺自尽的日子。颜若——言若——诺?为了诺言,小诺苦苦追寻?为了报恩,这一切都是巧合?也许颜若早已无缘于世,只因小诺的转世,颜若又复活了过来?

    这一切一切的谜团,也许福尔摩斯才能侦察得出来。可是,该如何解开这个疑团,他不能让颜若这么挥霍她的生命。他头痛得很厉害……

    “相爱的人不能长相厮守,当然会因不染尘俗琐事而凄艳浪漫起来,但那种凄艳浪漫绝对没有同饮一杯水,或者一个真切的拥抱来得让人痛快!”既然彼此有情有意,任何障碍都是可以想办法攻破的,更何况只是年龄和距离的问题。

扬清风决定迎接颜若。

六.

在扬清风的那座郊外的独立小屋里,闲时,他们在房里写字画画,颜若只是笑意荡漾地看着扬清风挥洒狼毫,在洁白如洗的宣纸上任其香墨蔓延渲染,颜若擅长楷体,兴致盎然时也写来几篇小楷古文。夏日时,在院子里搭好的瓜棚下喝茶,颜若清唱,扬清风合奏,其乐融融。有时扬清风不得不出差时,颜若就过去老屋陪老太太度上几日,俩人便研究切磋些厨艺,老太太炒什么菜都放点辣椒,而颜若那江南风味的菜式趋于清淡,她不断地做老太太是思想工作,老年人,饮食清淡些的好……老太太性情好,也欢喜已是四十开外的儿子还能找到这么贤良的颜若,所以待颜若也是迁就得没得说的了。

三年多了,扬清风和颜若相处的这三年多以来,一直和风细雨般的和谐,许多时候一个眼神,对方就能明了彼此的心思了。也许,他们都知道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不易而格外珍惜,一份争吵,就冷战上几天几夜——这么奢侈的光阴他们消费不起。

夕阳西沉,颜若执意要扬清风陪她到小屋后方小山坡上看日落。正是四月,山上桃花殷红一片。扬清风看着她孱弱的身子勉强答应了,走时给她披了件外套。

“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对吗?”

“是的吧!”

“哥,如果不是因为近黄昏,那夕阳就不美了吗?”

“不是的,只要心中有情。”

“哥,谢谢你,我觉得很幸福……”

她微笑着依偎在扬清风的怀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起风了,风里夹着些桃花香。扬清风搂紧了颜若,眼泪一滴两滴轻轻地敲打在颜若的额上。(结束)

 

点击进入酸李子博客 

 

           (2010年6月6日在〈快乐文斋〉看到后珍藏)

  评论这张
 
阅读(55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