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翦雯

沐浴在春风里的一朵云彩

 
 
 

日志

 
 

慵懒如猫(原创)  

2010-12-21 12:21:17|  分类: 萱草小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慵懒如猫(原创) - 翦雯 - 翦雯
  
 
  玉香楼 清晨

  “卿紫姑娘,卿紫姑娘……”丫鬟蕊儿小心翼翼地叩门轻呼,“我送洗脸水来了。”
  “进来吧。”房里有人应声,声调平和柔缓。
  推开房门,蕊儿将铜盆放置到外间架子上,转身进入里间准备服侍姑娘更衣梳妆。
  眼前的一幕即便是每天都看到,同样身为女人的蕊儿还是不禁怦然心动,怔怔地呆傻住。
  只见卿紫姑娘斜倚在床榻上,云鬓蓬松,凤眼半眯,白色中衣散乱,微露出里面的杏红抹胸,映衬着肌肤胜雪,朱唇红润,好一幅海棠春睡图。
  “蕊儿,我不是说了嘛,我这儿不用你伺候的,你且下去歇着吧。”卿紫睁眼笑道。
  听到卿紫跟她说话,蕊儿方缓过神来,咽咽唾沫,说:“可万妈妈……”
  “万妈妈那儿有我呢,你不必担心。”卿紫起身下床,径自取面巾洗脸。
  “是。”蕊儿退下。
 
  卿紫从衣柜中选了一件藕色外裳贴身穿上,外套紫叶纹滚雪缎边的罩衫,启开镜奁,薄施胭脂,淡扫蛾眉,将一头乌发随意绾成一个琵琶髻,任辫梢垂在锁骨处,耳旁只簪一朵紫牡丹。
  打扮停当,卿紫端着桌上的点心盒来到楼角栏杆边坐下,纤纤玉指缓缓地抚摸着依偎在她怀里的波斯猫小花,静静望向楼外。
  近处,集市繁华,人群川流不息;远处,江上舟船,往来过尽千帆。这一切在别人的眼里,也许熟稔平常,但在卿紫眼中,却是画卷一幅,她暗叹:人生若得享闲适惬意,处处皆风景,便是寻常也非常。
  随手拿起一块马蹄酥放入口中,马蹄酥入口即化,美妙滋味令卿紫陶醉,不由哼唱起村坊小调: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嗓音曼妙,一旁的小花也听得痴迷了,它觉察出主人的心情不错,喵喵地跟着应和,憨态可掬的样子惹得卿紫咯咯地笑了起来。
 
  卿紫的身世是个谜,只知道她是苏州人,一年前来到京城玉香楼自愿挂牌,但是附有条件,只展才艺待宾,不以色相招客。
  美人姿色倾城,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有如此佳丽上门,万妈妈当然是求之不得,欣然应允。
  果然,卿紫芳名远播,许多客人慕名而来,以期与佳人一会。
  卿紫每天的日程安排得很满:早晨在丁香榭抚琴,琴声悠悠,宛若天籁,令听者如痴如醉;中午在水仙阁联诗,构思巧妙,立意新奇,令闻者拍案叫绝;傍晚在鸢尾轩作画,画法细腻,生动传神,令观者赞叹不已;夜间在石竹斋竞棋,棋艺精湛,布局严谨,至今未逢敌手。
  既是眠花宿柳之地,不乏轻薄孟浪之徒,然在卿紫面前,却不曾造次。皆因卿紫才貌卓绝,令人见之忘俗,油然而生敬意,自觉远观欣赏足矣,不想亵渎了这一朵风尘奇葩。
  若说她冷艳,那举手投足间秋波流转,怎不把人的魂儿勾了去。若说她妩媚,却也未见对谁过度亲昵,刻意显露风情。
  在万妈妈看来,卿紫是个如猫一样的女子,对待男人的姿态如猫儿扑蝶,高兴了就戏耍一番,不高兴了就兴致缺缺,不屑一顾。
  饶是如此,众宾客仍趋之若鹜,倾心追捧。如此待遇若是别的姑娘自然欢喜,可卿紫的性情真个琢磨不透,这不,最近终日窝在楼上,闭门谢客已半月有余。
 
  噔噔噔,楼梯响动,有人上来了。
  卿紫余光一瞥,见是万妈妈,懒懒地也不搭话,继续边吃边欣赏景致。她怀里的小花也撩开眼皮,扫了一眼来人,咕噜一声复又睡去。
  万妈妈暗翻白眼,主人如此,豢养的宠物也是这副德行。紧走几步凑到近前,满脸堆笑说:“乖女儿呀,最近身体可好些了?”
  “万妈妈有事直说,不必弄些个虚情。”见她这副嘴脸,卿紫心里不由得生厌。
  万妈妈也不恼,继续陪笑道:“卿紫姑娘,你是挂靠过来的自由身,与签有契约的其他姑娘不同,你想如何我也不能干涉,可你这一段时日不见客,好生让妈妈为难呀。你也知道,京城多是高官商贾,王孙贵胄,哪一个我也得罪不起呀。”
  卿紫不以为然,“万妈妈在这一行多年,人脉极广,还会有让您为难的事?这次究竟是什么人物连您都挡不住了?”
  “是当今皇上的胞弟——靖王爷,别看年纪轻轻,已立下无数战功。点名要见卿姑娘,我好话说尽,实在推脱不过去了。”万妈妈答道。
  “哦,既是战功赫赫,想来算是个英雄了。”卿紫沉吟片刻,说:“好吧,让他来鸢尾轩观画吧。”
  万妈妈闻听大喜,“姑娘能答应就是解了我的难处了。如此,我这就安排去。”说完,颠颠地下楼去了。
 
  靖王爷赵拓岩,二十一岁,身材高大,目光如炬,许是长期戎旅生涯的缘故,行动做派豪迈不羁。
  “卿紫姑娘果然是绝代佳人,名不虚传。难怪……”一见卿紫,赵拓岩大为称赞,却欲言又止。
  卿紫也不追问,换言之是不想问,淡然一笑,“靖王爷过奖了,请坐。”
  待靖王爷坐定,品茶之际,卿紫问道:“不知王爷要做何画?”
  赵拓岩笑道:“卿紫姑娘不必客套,尊称‘王爷’让人不自在,我虚长你两岁,你称我赵兄即可。”
  卿紫闻言柳眉略挑,暗自奇怪,他怎知我的岁数?我并未向这里的任何人说起过。
  “请恕卿紫不识抬爱,卿紫自知身份低微,不敢高攀。”语气虽谦卑,然嘴角的那一撇则显露了不屑。
  赵拓岩一直注意着卿紫的神情,自然是看了出来,也不点破,说道:“我想请姑娘画一幅凤求凰。”
  “凤求凰?”
  “嗯。求此画是为了配这首诗。”赵拓岩说着走到书案前,提起笔来写下一首诗:

南凰离飞走逍遥,
宫凤哀鸣心内焦。
水路迢迢寻至此,
木非梧桐怎栖巢?

  卿紫看罢脸色陡变,但也只是一霎那,瞬间恢复了平静。“卿紫画技不精,难以贴合此诗的意韵,恐怕要王爷失望了。”
  “卿紫姑娘冰雪聪明,想是已看出这首诗暗藏的意思了?”赵拓岩含笑拱手,“那就请随我走一趟吧。”
  “王爷说笑了,卿紫从不出外见客,这规矩谁都知道。”
  “难道就不能破例么?卿紫姑娘难道不想见到诗中的他么?”
  “他是谁?谁是他?我不想见到也不想知道。”卿紫全然不感兴趣。
  “那请恕在下失礼了。”赵拓岩忽的指风一扫,直奔卿紫的百会穴而来。
  卿紫一个鹞子翻身轻松避开,站在窗边冷笑道:“堂堂王爷要欺负一个弱女子吗?”
  “哈哈,有趣!想不到卿紫姑娘还会武功,如此我倒要讨教几招了。”赵拓岩见她身手矫健,满脸兴味。
  “若再要相逼,休怪我不客气了。”卿紫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此剑幽幽泛着蓝光,冷森森夺人二目。
  “游冥剑!”赵拓岩大惊,常听江湖上传言:游冥一出,非死即伤。心下思忖,倘若我二人交手,且不说结果难以预料,若不慎伤了她,恐有负朋友所托之事。
  正当为难之际,耳听窗外有人喝喊:“卿卿,住手!”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一人,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一袭蓝衫潇洒飘逸。
  “南宫沐你总算来了。”赵拓岩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庆幸局面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主角现身了,我的使命已完成,该退场了。”说罢,施展轻功绝尘而去。
 
  这厢,南宫沐望着卿紫百感交集,“卿卿,为什么突然退隐?”
  卿紫收起游冥剑,转身坐于椅上端起茶杯,慢慢用杯盖掠开热气,静静地看茶叶在水中浮沉,“我累了,我倦了,如此而已。”
  “只是因为倦了,堂堂南宫府的护法就栖身到这种地方!”南宫沐脸色微愠,“卿卿,你希冀的归宿竟是如此么?”
  卿紫微微一笑,“这种地方又如何?南宫公子不要想得龌龊了,我在这里悠哉得很。你若了解我,应该知道我不在意名分、名声这种东西的。”
  南宫沐听她称呼他为“南宫公子”而不是“沐”,心中极为不悦。“卿卿,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了,快随我回去。”
  “耍小孩子脾气?”卿紫闻言抬起头,嘴里重复着这句话,如咀嚼一个橄榄般沉重。稍倾,款款站起身,走到南宫沐的面前,目光灼灼地直视着他。
  透过卿紫明亮的眼眸,南宫沐看到了自己脸上的茫然无措,而她的眼神幽邃,如一潭池水深不见底,猜不透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直视良久,卿紫摇头叹息:“原来你是真的不了解我。”
  南宫沐受不了卿紫讳莫如深的态度,几欲抓狂,猛地将她拉进怀里,“卿卿,你可知道,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是特别的。”
  “我知道,是特别的,但不是唯一的。”卿紫忽略掉南宫沐臂弯所带来的异样,提醒他道:“南宫公子,你逾距了。”
  卿紫语气中的漠然令南宫沐心中抽痛,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圈住她腰间的双手。
 
  卿紫步出鸢尾轩,站在回廊上,望着皎洁的月色,幽幽地说:“一直以来,我将南宫府的事务当作我生活中的全部,倾尽绵薄之力用心打理。起初是痴迷,之后便到了忘我的境界,而如此忘我的后果就是疲于奔命。直到有一天,我幡然醒悟,我这样执着究竟有何意义?摒弃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就是因为我对于你的一份情感所致。对你,我存有旖旎的幻想,但幻想终归是幻想,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
  “卿卿,你变了。”南宫沐没想到从前那么单纯的卿紫也会有如此复杂的情绪。
  “是的,我变了。”卿紫回头看向身后的南宫沐,“之前的我太投入了,因而筑起一座无形的城池,限制了自己的步伐,挡住了外界的风景。沐,自从我出道,承蒙你提携照顾,你的恩情,我会记着,但我不会守着它一辈子。”
  南宫沐听得心内酸楚,“卿卿,现在的你快乐么?”
  “现在的我什么都不去想,随兴为之,游戏于人间。不管他人如何评说,只要我自己心情愉悦即可。”卿紫言至此处,脸上流露出动人的光彩。
  南宫沐从未见过卿紫如此的神采飞扬,那是一种将繁杂置之度外的闲逸恬适,焕然冰释,宛若新生。自知已无须多言,“我明白了。卿卿,保重!”说完,黯然离去。
  卿紫目送南宫沐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忽然发觉脚边有毛茸茸的温暖,低头一看,不知何时小花跑了过来。卿紫抱起小花,享受与它相拥入怀的幸福,慵懒地笑着。
 
『全文完』

慵懒如猫(原创) - 翦雯 - 翦雯
 
心累了,身倦了,放纵自己,做一只猫吧,懒懒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